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鹰是猫头鹰的鹰

你必须深切理解:这个世界并不以你为中心

 
 
 

日志

 
 
关于我

腐宅本质,萌囧内质! 鬼畜魔王,腹黑女王! 傲娇少年,治愈青年! 眼镜正太,暴力萝莉! 完美受系,白烂攻系!

网易考拉推荐

【8059】From G to Y - 爱意不言而喻-更新#8  

2009-04-19 20:03:59|  分类: 文魂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是想为山本少年庆生而写的。

怎么知道出来这个什么都不是的鬼东西。

无论是欢乐向的还是暗黑向的都是散乱的小东西。

敬请原谅。


from  G  to  Y

已经不能再回到过去了。

这里是开始、和结束的地方吗。

我又在一个人梦见了你。

如果能继续幻想着在你身边活下去的事情…

如果能继续希望着在你记忆里占有角落的话…

 

这样的感情的起点非常模糊,直到我意识到、到我发现再也离不开,到底过了多少年了呢。

我在你身后,在我心里,如个孩童般呼喊,说不要去、不要去。

你绽开了笑颜,搂上我和十代目的肩膀,说我要去、和你们在一起。

我亲眼看着你舍弃棒球,舍弃一个普通人应有的幸福。

我只觉得喉咙干哑,火烧一样疼痛。

你朝我走来,微笑着,说一定没有问题的。

我想说的许多苦楚,最后剩下的都是愤怒和毫不体贴的骂句。

你依然笑着,很快乐的样子。

可是,你会知道我的想法吗。

你会听得见我心里的呼喊吗。

我不要你这样啊,你知道吗?

 

从披上黑色西装的那日起,我失去了什么,而你又失去了什么。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笑容,和以前的不再一样了。

我用尽一切数学公式都无法算出结果。

每次经过雨守空荡的房间,我都会想你将它置在一旁了多久。

是哪一场战斗,令你的刀刃沾上鲜血。

是从哪天开始,你的白衬衫染成鲜红。

是什么出错了,带走了你明朗的笑颜。

我曾在夜里,见到你在异国的月色底下擦拭刀锋。

我被你发现,你以苍凉的浅笑邀我共饮。

月光、道服、清酒,和武士。

我浅尝着酒,咧不开一丝表情。

再也、不会见到昔日那个棒球白痴了吧。

你杯杯痛饮,我想劝说,却被你打断。

你说,老爸叫我快点成家了。

我静默了,举杯一灌而尽。

我说,你也不少了。

喉咙和食道里有把火在灼烧。

你看起来有点惊讶,然后反问,你呢?

我怔了,只能用一生都为十代目效劳来蒙混过去。

你狡猾地笑,没有追问下去。

为什么不问了呢,为什么要问这样的事呢。我想这样质问你,却发现这样的自己很愚蠢。

我根本没有资格去干预你的——

婚姻大事……吗?

不错。

我只要一生都把那些感情藏在心里就好了。

假如当初我是真的想你不要踏上这条道路的话。

那么现在的我就更应该收起真正的自己。

不是这样吗?

但为什么,心中的这份不甘,挥之不去。

我的目光,不能从你的身上移开。

 

我转过身,朝背对的方面走去,在泪流满面之前离开你。

是自私也好,罪恶也好,你所有的不幸,都是我带给你的。

这一点,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已经意识到了。

可是为什么,知道你抱着死去的父亲恸哭时,我才发觉到。

原来自己一直那么懦弱,一直做着相反的事情。

想你远离这黑暗的世界,却亲手拉你进来。

想你远离这血液的诅咒,却不阻止你挥刀。

想你远离这背德的感情,却愈加不能自拔。

是我。

是我剥夺了你本来的幸福,带给你不应承受的罪——

 

在这个巨大而虚无的空间里。

我看不见任何景象,听不见任何声音。

时间假如仍有在流逝的话,

那么我与你再次见面的时刻还会来临吗?

等到那个时候,如果我的感情还能和十年前一样的话——

直到那个时候,再见吧。

 

※故事定位是十年后的狱寺在正一的圆形装置里面的所思所想。

  因为初音的《from Y to Y》引发的灵感Orz

  下载地址:http//www.namipan.com/d/4cefd32d47c757fca1903b0b453b2ec98f4aadd2680af000

  真是首好曲。

 

================我是欢乐向&甜蜜向的分界线==============

 

Y=山本
G=狱寺
()=内心、动作、表情

 

 

我又来写这些不成文的小剧场了(扶额)

果然最近是想不出什么成文的情节啊

 

 

#1 狱寺老师的必杀技

某天,山本来到狱寺家补习。

Y:狱寺,好闷啊,我不要复习了啊~

G:你这混蛋,要我帮你补习的不就是你自己吗?!

Y:哒跌~哒跌~ (可怜状)

G:没有但是! (坚定)

Y:考试不及格的话要到老师家补习,我才不要那样呐~!我明明计划好这个假期要和狱寺lovelove~要做●○的事,和★▲的事,还有◆◎的事……

G:闭嘴!这个天然无节操放荡男!=///=

Y:呐,狱寺。

G:?

Y =3=~~ (嘟嘴)

G:干嘛!= =|||

YCHU~一下就有动力了~

G:……

Y:来嘛honey~>3<

G:亲了的话真的会努力复习?

Y:嗯嗯! (猛点头)

G:………………………………CHU   (羞)

Y:嗷嗷嗷嗷嗷嗷~!!

80HP MP

 

15min

Y:狱寺~~我不要复习了啦~~~~(撒赖状)

G:啧,这次又想怎样啊!(怒)

Y:嘻嘻,狱寺好聪明~呐过来我这里~~(手指呈触手状蠕动)

G:……不要过来。= =|||

Y:不要害羞吗~(扑!)

G:呜哇!

(请脑内补全)

10min

Y:狱寺~~~ (泪眼)

G:你给我收敛一点!(脸红)

Y:可是刚才都没有做到最后……(委屈)

G:你还想做到最后啊!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

Y:嗯……(思考)主要是想和狱寺★☆,补习是顺便的~

G:那样的话你给我回去!!(气炸)

Y:狱寺~55555(边哭边往身上爬)

G:你——老子不发火你把我当萝莉是不是啊——?!

碰!!

Y:(捂住裆部、苦不堪言、痛不欲生)狱寺……你差一点就踢中了你的终·身·性·福了……

G:不好好复习的话,今晚别想上我的床!!

Y:诶——————!!!

#2 下有对策 上有政策

某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天青气爽(你够了),两人在逛商店。狱寺盯着一只指环眼皮也不眨一下。

Y:狱寺,还不走吗?

G:我再看一会。

Y:哦,那我去旁边逛逛。

G:……

80走开了。

10min后。

Y:狱寺,还没看完吗?

G:啊。

Y:那我再去逛一会咯。

G

Y:……

10min后。

Y:狱寺,看完没?

G:……

Y:……?

G:看完了。(极其不爽)

Y:那我们走咯?

G:切。

 

内心:

G:可恶的棒球笨蛋,不会笨到这样吧!我看了那么久竟然都不给我买那个指环!

Y:……那个指环真贵啊= =~ 幸亏我一直装傻…… 如果不是的话我把自己卖掉恐怕都买不起啊囧

 

#3「天然」有罪

时间正值学园祭的准备期,2-A班打算办的女仆咖啡厅想有几个男生来反串,于是狱寺同学遭殃了。

G:我绝对不干。(坚决)

女:狱寺君你就帮帮忙吧~全班的男生里面你长得最好看了~

G:我又不是女人,为什么要穿女装啊!

Y:对啊,狱寺可不是女生呢~(突然乱入)

G:哈,棒球笨蛋,难得你说一句中听的。

Y:如果狱寺是女生的话,那么我现在就有一队棒球队了~(天然)

女:……………………

G:……………………

Y:……………………怎么不说话了??

G:……山本……我要杀了你……(黑化)

Y:诶?!我说错了什么吗?狱寺你不喜欢棒球队的话,那么足球队也行哦!

G:………………去死啦你!!三倍炸弹!!

PENG

山本应该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他刚才很轻松地说出了一些极其重大的秘密。

 

#4 人妻是如何炼成的?

某个天朗气清(还来)的早上,某间超市中,此时人还不算多。

Y:(……那不是狱寺吗。怎么会在这里呢。)

偷偷地走到狱寺旁边,见到他在认真的选购生活用品。

Y:嗯……

G:嗯……

  嗯……?

G:哇!你你你怎么在这里!!(一蹦三丈远)

Y:哈哈,我站在这里好久了啦,只不过是狱寺太专心了所以才没有发现我呐~

G:切,给我走路出声音来啊!你是鬼啊!!

Y:……狱寺好过分呐。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

G:哼,给我一边凉快去!

Y:……(还是老样子不坦率呐~

于是山本就厚面皮地跟着狱寺。

G:……你干嘛跟着来啊。(瞪)

Y:唔…反正也无聊啊,跟狱寺在一起好像很好玩的样子。(笑)

G:…不要妨碍我啊你这笨蛋。(有点脸红)

Y:哈哈,不会啦~

G:……(继续选购)

Y:……(盯)

G:……我说,不要看着我啊。///

Y:嗯?有什么所谓啊,总觉得今天的狱寺有点可爱呐。

G:什么有点啊!你的意思是我平时很让你讨厌吗?!(羞)

Y:可能是因为狱寺今天穿得比较简单吧?

G:……(望瞭望自己的装束)因为只是从家里稍微出来一下,所以就不特意打扮了。

Y:我觉得狱寺这样子比较可爱哦。绑小辫子很清凉吧~

G:什么啊你这眼神!变态!

Y:……(虽然性格还是那样子)

  是了狱寺你在买什么呢?

G:你看了那么久都不知道吗?(瞥)

Y:嘿嘿……(因为我都在看狱寺了啦~

G:说你是笨蛋你还真笨啊~就只是在买日常用品而已啊。

Y:诶~~~

G:……(盯)这是什么意思啊你,这出奇的表情。

Y:因为~总觉得这样普通的狱寺很少有呢~

G:………………那你平时是把我当珍稀动物还是外星人啊哈?!

Y:诶诶诶我没有那个意思啊!只是……

G:只是什么?(逼问)

Y:只是觉得狱寺好贤妻良母呐~~呵呵~~(天然)

G:……你有种再说一遍。(掏出炸弹)

Y:啊哈哈你还把烟火带出来了啦?

G:不是烟火!!

  切,跟你这个无药可救的棒球笨蛋瞎混真是浪费时间。

  话说回来,你又在这里干什么呢?

Y:嗯,我吗?老爸叫我出来买一些东西啊。

G:……(瞄去山本的篮子)啊你这蠢蛋!竟然买这些东西!

Y:…………有什么问题吗?

G:你是不是嫌钱多啊!这类型的洗发水现在有搞特价啊!这个沐浴露如果买家庭装的话可以便宜很多的!啊还有那么多浪费钱的东西在啊!你这笨蛋到底有没有大脑啊……(滔滔不绝)

Y:(这样子的狱寺第一次见呢,总觉得好特别)

……那狱寺你可以帮我选吗?

G:……诶?

Y:我请你吃寿司哦。

G:请我吃一餐寿司的钱都抵上我帮你选省下来的钱了。

Y:哈哈,是吗?

G:……真拿你没办法啊,本少爷就大发慈悲帮你一次吧。跟着来啦大笨蛋。

Y:哦。(总觉得今天的狱寺好温柔呢。)

购物完毕。

Y:狱寺真是帮了大忙了呢~

  想不到狱寺在这些方面那么讲究呢,在衣服和饰物方面就慷慨得有点过分了~

G:哈——?!

Y:是不是为了买衣服和饰物,钱用得七七八八了,所以才在生活用品方面那么讲究啊?

G:……你小子!不要三分颜色上大红!

  我回去了!!

Y:诶等一下啦,狱寺!

G:又怎么啦!!

Y:呐,狱寺。我告诉你一件事。

G:嗯?

Y:我很喜欢人妻哦。

G:啊?

Y:那再见了咯!(挥手)

G:人妻?莫名其妙……

 

其实在很早以前,山本就已经告白了-u-

 

#5 无名指的归属

  「↑喂意外地发现这个题目很萌哦!!可以做文的标题。」

某天,教室里。山本突然盯着狱寺的手看,并且开始变脸色。

Y:……

G:……(不详的预感 = =

Y:狱寺你怎么可以这样——!!(万般委屈状扑向狱寺)

G:呜哇!!你干什么啊!!

Y:这个!!这个是什么!!你说——!!(捉起狱寺左手的一只手指揭发奸情那样质问)

G:你这混蛋!!就那么想我对你竖中指吗?!SHIT!!

Y:……啊,不是这只,拿错了。(从容地换无名指)

G:……(这家伙连无名指和中指都分不清吗?!)

Y:狱寺!这是怎么回事!!

G:……就是这么回事。(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Y:这只手指在我们结婚之前——

G: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高分贝的声量遮掉山本的话= =+

Y:狱寺……耳朵好痛……55

G:哼。(想抽掉自己的手但是却抽不掉)

   喂,放手啊。(瞪)

Y:不要。我要把狱寺无名指上面的指环脱出来。(坚定)

G:啥……(再次不祥预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你放开我——!!!!

Y:狱寺!!不用怕!!很快就行了!!

G:放开啊你个混蛋!!手指会断的啊——!!!!

Y:还有一点点!!!

PENG!!

山本头上立即起了一个大包。

Y:狱寺~~~~~~~~~~~~(小狗样可怜巴巴地看着狱寺)

G:有什么所谓嘛!反正只是我自己买给自己的指环,还可以用来当借口推掉那些告白的花痴女人……(小声)

Y:但是……

G:没有什么但是!我又不是女人,而且你自己也穷得响叮当,就别妄想买什么好东西了。

Y:……狱寺好贤妻呢~~(瞬间恢复)

G:啊?!你说什么?!(其实只是经过#2的教训之后知道了想要山本买东西时绝对不可能的|||

Y:那么~我不能在物质上面满足狱寺,也就只能用身体补偿啦~今晚不如——

G:去死啦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色狼——!!////(拳头)

Y:呃~~~(应声落地,但是看起来很爽的样子。囧)

一旁。

京:山本君没事吧?

纲:不用担心啦,打是情骂是爱嘛~

 

第二天放学后。山本拉着狱寺的手走着。

G:喂喂,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而且放开我的手啦……///

Y:很快就到了呐~(期待的眼神)

G:都说了,不用花钱买东西给我的啊,而且这不是去商店街的路吧!

Y:啊……到了!!狱寺你看!

山本指去前边不远的一片花地,然后跑过去。

G:……?

过了一会,山本跑回来。

Y:狱寺,把左手无名指的指环摘掉吧。

G:干嘛啦?今天我没戴那个手指了。

   都是因为你这混蛋,害我手指肿起来了!!

Y:哈哈对不起~呐,把手伸出来~

G:……(迟疑着还是把手伸出来了)

山本把一只用花做的指环套入狱寺的左手无名指上。

Y:嘻嘻……很漂亮呐~花也是,狱寺的手也是。

G:…………(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开始害羞起来)

Y:呐,狱寺。嫁给我吧。(认真)

G:不要。(立即回答)

Y:为啥——?!有花又有戒指了诶!!(泪)

G:……你不觉得你做得很破的吗?!

Y:……呜呜~人家还练习了好几次呢…狱寺好过分……

G:呃!不要装出一副可怜样好像我欺负了你的样子!!

Y:明明我昨晚看韩剧里面的女主角就这样答应了男主角的求婚的……

G:不要去看棒子的东西啦!!你已经够笨的了!!而且也不要把这样的少女情节用在我身上!!(吼)

Y:呜……果然还是不行吗……(丧气)那么狱寺你还是把那戒指丢掉吧,总有一天我会变成能买钻石戒指的男人的!

G:……在说什么大话啊= =|||

Y:呐,狱寺,给我吧。

G:什么?

Y:那个用花做的指环啊?

G:……

Y:怎么了?

G:那个……是你第一次送我的东西吧。

Y:说起来,好像是呢~

G:那我就收了。

Y:诶?

G:我说我要收了那个难看得要死的戒指你还有意见啊!!(脸红着大喊)

Y:……

G:干嘛啦那个表情!!不准笑!!

Y:狱寺果然很可爱呢……

山本突然抱住狱寺的肩膀。

G:怎么啦……突然之间。

Y: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幸福呢。

G:……///

Y:以后一定会买一个像样的戒指,给狱寺的无名指戴上的。所以在那之前,那个位置要一直给我留着哦。

G:别说大话了,你还欠了你学长的钱吧。

Y:呃!(被说中了)狱寺还真是……在这种浪漫的时刻就不能说一些温柔的话的吗……(泪)

G:不准看棒子电视剧!!

Y:知道了知道了……(汗,狱寺好严妻啊)

 

回家的路上。

Y:狱寺,这个做指环给你怎样!(拿着一个易拉罐拉环)

G:不要。(坚决)


#6准人妻的幻想

某日课间,课室里的一群男生在拿着XO书讨论不和谐物

男:果然人妻好棒呢~

男:嗯嗯!穿着裸围裙来迎接你~

G:……(在座位上面瞄去那边)

   (话说回来那家伙在我们还没开始交往之前说过他喜欢人妻呢……

果然男人都是那样喜欢光着屁股只穿一条围裙吗……?)

于是,幻想开始。(请以10+来想象)

Y:隼人,我回来了!

G:欢迎回来,老公~?(穿着粉红色的裸围裙)你是想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我?(羞)

Y:我可以……三样都要吗?(抱)

G:……!!嘛~武真是的……好色哦?~

洗澡+吃饭+SEXY,同时进行的话……一次过满足你的三个欲望!!

G:啊……嗯……这里……不行……要去……浴室啊~~

■□■□←打码

幻想结束。

G||||||||||||||||||||||||(瀑布黑线)

晚上的情节太恐怖,还是想一下早上的吧……?

幻想再次展开。

G:武!不要看报纸了,快点吃早餐啊,上班要迟到了哦!

Y:嗯……(专注)

G:呐,你最喜欢的牛奶哦。

Y:隼人……我想喝你的牛奶比较多哦?(捉住狱寺的手)

G:啊……昨晚你还没有喝够吗,真的是……/////不要一大清早就那么精力充沛嘛~

Y:呐隼人,有了孩子之后,也要喂我喝奶哦。

G:武真是……不可以和宝宝抢营养哦~////////

Y:知道了。HONEY,我爱你。

G:我也爱你,DARING~

CHU~o>//////<o

幻想再次结束。

G: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自己被自己雷到了= =)太可怕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在那一小段日子里面,山本莫名其妙地遭到狱寺的冷酷对待。

Y:狱寺~

G: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杀了你!!(怒)

Y:……TAT,为什么啊!!!

 

 

 

#7男人的事情

某日课间,狱寺和阿纲谈笑着走在走廊上。

Y:阿纲,狱寺!

纲:山本!

Y:你们去哪里?

纲:我们上厕所呢。

Y:刚好,我也想去一下呢~

G:……(盯)

Y:……(盯)

G/////(扭头不看山本)

Y:……那个阿纲啊,我还是待会再去吧。

纲:啊?为什么?

Y:嘿嘿……因为,有点不方便嘛~(羞)

G:……(羞)

纲:(什么叫做不方便啊不方便!!都是男生还有什么不方便的!还有山本你不要给我擅自脸红,狱寺君你也说些什么啊!!)

 

因为要上体育课,山本和阿纲在更衣室里面换衣服。这时候狱寺进来了。

G:十代目,让您久等……了。

纲:啊狱寺君。

G:……(盯)

Y:……(盯)

G:那个……我还是待会再来吧。//////(走了出去)

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Y:哈哈……因为会不好意思啊~(羞)

纲:什么不好意思啊!!我说你们两个不要这样子啊!!我会觉得我好像处在什么禁断之恋的危险边缘随时随刻都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鹰:十呆目吐槽最高!!=u=b



#8 围巾

并盛市踏进冬季的领域,少男少女们都换上了靓丽的冬季校服,等待新雪的到来。说到女生冬日必谈的事情,当然是给心爱的男生编织一条围巾为重中之重了。每到这个时候,并中内都会充斥着女孩子们唧喳讨论,今年流行的款色和毛线,还有那暗恋着的男生的脖子的归属。

 

而在并中内,相信山本武脖子的归属是最受女生关注的。虽然健朗的男生脖子上都不曾见过围巾,但是女生们还是怀着那么一点希望紧锣密鼓地编织着。但是我们的男主角却整个趴倒在桌面,眼巴巴地盯着前面的男生。

 

Y:呐狱寺…你的围巾是怎么来的?(闷)

G:啊?是买的。这可是名牌哦~像你这样的穷光蛋是买不起的~(炫耀)

Y:唔……狱寺,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山本突然伸出手去捉住狱寺的手臂,狱寺想甩开,却被山本捉紧。

G:喂会被人看到的!

Y:狱寺先答应我嘛!

G:啧……真麻烦……这次又是什么啊?

Y:狱寺,跟我戴同一样的围巾怎样?(认真)

G:……别开玩笑啦,两个男生……(小声、羞)

Y:有什么所谓嘛,就说是碰巧而已就行了。(坚定)

G:不可以!你——

Y:(打断)那么狱寺你织一条给我吧?

G:……你!别得寸进尺!谁会做这样的事啊!

Y:因为……我很想要嘛……(委屈)狱寺亲手织给我的围巾……我肯定会很珍惜的!每天都带着它,晚上也抱着它……

G:好了别把你的妄想症暴露出来啦!(羞怒)

Y:呜……狱寺……好过分……明明只是那么小的要求……(泪)

G:这才不算是小!!(气炸)不理你了,我去找十代目!

Y:诶……等下啊狱寺!

 

狱寺走掉了。剩下山本仍然趴在桌面上,眼睛朦胧地看着女生们手里头七彩的毛线。

Y:(自语)果然……好想要……

 

过了几天,山本在一次课间寻找着狱寺的时候,竟然发觉狱寺在别班,正被一大堆女生围着。

G:是这样子吗……?

女:嗯就是这样子了,狱寺君果然好聪明啊~

女生们的尖叫声中,狱寺的手里面竟然拿着毛线针,有点笨手笨脚地织着。

:狱寺君为什么想学织围巾呢?

G:这个嘛……只是突然感兴趣而已……(支吾)

Y:是想送给谁吗?

G:当然是我最尊敬的十代目啦!  ……(醒觉)山本?

所有人朝后门望去,看见山本正立在那里,表情复杂。

Y:哈哈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山本干笑着,随即离开了课室。

G:……

女:山本君应该是来找狱寺君的吧?(担心)

G:我走了。

女:诶?狱寺君不学了吗?

G:编织什么的……果然不是男人该做的事情,所以还是免了。啊还有,你们别送围巾给我啊,我不会收的。

说完狱寺立即走出教室,却听得教室里的尖叫声四起。他扶了扶额,往天台走去。

 

G:你这家伙果然在这里啊?(探头)

Y:狱寺……!!(惊,赶紧掩饰自己的表情)

G:你这个笨蛋别装了,要是连个IQ比我低百倍的笨蛋的想法都不知道,我还能做左右手吗?

Y:但是狱寺,要织围巾给阿纲……(憋屈)

G:那个啊,只是说说而已。(搔头)编织虽然不难,但是果然很麻烦呐。

Y:那……(期待)

G:喂收起你那个眼神,我也不会织给你的!

Y:呜……

G:呜你个头!又不是女生,干嘛那么在意那些东西啊!

Y:狱寺……?(不解)

G:围巾什么的,其实只是想用来束缚住对方的而已的,不是吗?

Y:……是的哦。

G:那你为什么还……

Y:因为我想要约束啊!(大声)

G:山本……

Y:因为狱寺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对谁好、对谁笑,狱寺都不在意,我很多时候就会想,狱寺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呢……

G:你这个笨蛋!(喊)

Y:狱寺……

G: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怒)

Y:……诶?

G:我是怎么想的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了,但是你假如觉得我还不够喜欢的话,你就不会努力让我更喜欢你的吗?!

Y:……狱寺

G:约束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小声)因为你就在我面前,不是吗?

Y:…………嗯。我,就在狱寺的面前呢,所以狱寺是逃不掉的。

G:笨蛋!

Y:嘻嘻。(傻笑)

G:不准笑!(害羞)

Y:狱寺刚才的意思狱寺你很喜欢我吗?

G:……!才不是!!

 

我这才发觉,原来这样执着着这段感情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一个的。

是你给了我信心继续爱下去。

 

Y;呐,狱寺……我织给你怎么样?

G;不要!!==~~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